艺术评论家 书法家闲来悠悠散步 享受文字与精神的自由李丹<李永贵>先生为薛占柱传神写真(一)之前跟薛占柱仅见过两面,亦未有言语的往来。那天跟朋友去薛占柱工作室,说起他的画,占柱即拿来《薛占柱画集》,给我们讲解他画里画外的故事。竟有些情不自已,滔滔然。《粒粒皆辛苦》是当年生产队场里碾麦子的情景。光膀子男人吆着牛拉石碌碡碾场。场间的男男女女,翻场,铺场,捆草,装麦,忙的汗流浃背,忙的热火朝天。这是那个年代一个典型的农村集体劳动的记忆。《医马图》队里的马病了,全队社员都心疼。牲口可是生产队里的最忠实劳力。几个社员使着浑身的劲,抱脖子,拽耳朵,扭笼头,掰嘴,帮着兽医给倔强的马喂药呢!记录的是贫穷的农民跟牲口的一份感情。《腊月二十八日杀猪过年》腊月二十八日,劳动了一年的社员们就盼着这一天呢!一头褪了毛的猪,白花花的,肥囊囊的,躺在案子上。“二叔啊,你可给咱吹胀刮净了,尾巴割多大咱也没意见啊!”二叔是杀猪的把式,腊月底是二叔生意最好的时候。薛占柱也跟过年一样高兴,“你看,有人刚拿来气管子,二叔嘴对着猪后腿割开的口子已经吹上了!”其实,一队的社员一年到头,就指望分这一头猪的肉过年呢!《上梁》占柱说,娶媳妇盖房是农村男人一辈子的两件大事。上梁是盖房子的关键环节,标志着房子整体木质构架全部竣工。这一日,村上家家户户都要出劳力义务帮忙。主家要开大灶做好吃的款待村人,贴对联,放鞭炮,跟过喜事一样。款曰:盖了这厦房,腊月里给娃娶媳妇,咱的任务就完成了。这是一个农村男人的担当与责任。“宏大叙事”在画集中是极少数,大部分还是农家生活的细碎片段和细碎情节,朴素,可爱,有情,有趣,有滋味,有况味。    一幅画一串故事,一百多幅画,薛占柱有讲不完的故事,画里画外的故事。占柱讲的痴醉,讲的享受,讲的美好,讲的情致高涨。那是薛占柱生命的亲历,良心的惦念;是薛占柱的喜与悲,情与爱。中国人有怀旧情结。比如后世誉“上古风醇”。元好问诗曰,“去古日已远,百伪无一真。独余醉乡里,中有羲皇淳。”说华胥氏国安乐和平,为“至德之世”。今天的许多人不是也怀念40年前吗!这怀念跟政治无关,是朴素的感情。“昨天”就真好吗?当然未必。但是记忆中的“昨天”往往是朴素思维“过滤”后的记忆,滤去的是艰辛与苦涩,存留的是人的本真的美好。于是一代一代,艰辛与苦涩被有意无意的“遗失”,美好被一代一代的留存,积淀,回忆。这是国人的善良。薛占柱以他的画笔,艺术的为我们珍存了那段难以忘却却也即将忘却的年代记忆,那些可贵的真与善。这或许就是薛占柱这本厚厚的画册的意义所在。(二)明人叶燮说,“能尽天地万事万物之情状者,莫如画。”叶燮继而说,“彼其山水、云霞、林木、鸟兽、城郭、宫室,以及人士男女、老少妍媸、器具服玩,甚至状貌之忧离欢乐,凡遇于目,感于心,传之于手而为画。”这是中国古典美学的名典。意即,审美意象的创造必须以艺术家的生活经历为基础,审美意象必须在艺术家对外界景物(事物)的直接审美感受中产生。这样产生的审美意象“传之于手而为画”,是有情的,是有生命的,甚或是有思想的。艺术家需要深入生活。而薛占柱就长期生活在这个“生活”中。这个“生活”伴随着也滋养着薛占柱的生活和生命以及生命的成长。不仅仅是熟悉,不仅仅是亲历。中国绘画肇始画者于事物的“感兴”。宋人李仲蒙说,“触物以起情,谓之兴,物动情省也。”非常的生活惊醒了薛占柱灵魂深处的“情”,且冲击使其“起情”动兴,让他拿起了画笔。因此,他的画笔是饱蘸感情的,他的画是真实的感情,是真情的艺术。薛占柱没有经历过绘画专业的训练与学习,这是薛占柱的绘画“短板”,却也是他的“长处”。这让薛占柱的画笔有了心性的自由,心无挂碍,我手写我心,写我自由的心性。或许正是如此,薛占柱的画没有技术的桎梏和摆布,直达“意思”。而薛占柱独特生活的“天分”使得他的感情是真实的真挚的,亦是朴素的。真挚而朴素的情感也就使得薛占柱直达的“意思”真实而朴素。真实而朴素的“意思”又让他的画有了真实而朴素的“画境”,有了原始岩画壁画的审美元素,有了原始“图腾”的宗教意蕴。其教旨是中国人跟中国文化中原始的真和善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薛占柱的画不是一个绘画手工工作者的商品,而是真正的艺术。没有五笔七墨,却也无有机巧。朴素的画面,具润含春雨甚至干裂秋风之内蕴。是朴素的大美。读《薛占柱画集》,会发现其中的一些画有印象感,混沌感。这些“印象”“混沌”或许就是他心中的“象”,画不能尽意而弄出的薛占柱自己心中的“象”。(三)薛占柱是个地道的农民,当过兵,如今做了老板,是镐京陵园的老板。他喜欢收藏秦汉遗品。一座偌大的陵园,期间一座大楼,楼里有他的收藏艺术馆,馆里陈列着秦砖汉瓦,陶罐陶人,碑石碑刻,还有砖瓦碑石的拓片。平常,旷大的陵园里旷大的楼里,薛占柱一个人与亡人的灵魂与古人的遗品为伴,读书,临帖,画画,或者给拓片题字。心静,泰然。与古为徒,薛占柱其实是与“故人”为徒,对话,交流,甚至戏玩。我如是想。当然,薛占柱在这里还接待朋友,书法家,画家,企业家,文化人。我知道,其中“著名”者不少。如此,薛占柱就有了“纵观”与“横观”人的历史的大视觉,大思维,大视野。很有意思的是在《薛占柱画集》中,还有一幅画叫《迎媳妇》,画的是今天的故事,准确的说是“新生活”的开始的故事。门口街上是熙熙攘攘的迎亲乡亲。灰色大门两侧大红灯笼高高挂起;戴老花镜“账房先生”忙着用毛笔记录礼单;鞭炮噼里啪啦,人们赶紧捂耳朵;街口矗立着巨大的充气街门,一串串小彩旗从那里飘过来。主持人戴着礼帽眼镜,手执无线话筒,喊着啥听不清。接新娘的奔驰轿车一身彩妆缓缓驶来!化妆的跟喜剧人物般的婆婆公公激动地赶紧举旗迎接,婆婆旗上写着“我爱儿媳妇”,公公旗上写着“咱要抱孙子”!大喜,热闹!古今混搭,新旧杂糅。我以为,薛占柱是有意为之。

最新更新

首页 上一页下一页末页

友情链接,当前时间:2017-12-14

flowers:本站(www.gjwpc9.vskxt.cn)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,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帮助我们改正!

网站地图|